2020年11月22日

高禖

高禖,即为句芒。句读为勾。指媒神,又称郊禖、皋禖、高襟神。管理婚姻和生育,为古代帝王求子时祭祀之神,在仲春玄鸟来时,以太牢祭祀。根据时代不同,原型不同。

古帝王求子所祭之神。其祠在郊,故称“郊禖”。《毛传》云:“弗,去也,去无子,求有子,古者必立郊禖焉。玄鸟至之日,以太牢祠于郊禖,天子亲往,后妃率九嫔御。乃礼天子所御,带以弓韣,授以弓矢,于郊禖之前。”禖同媒。最初形象属女性,而且是成年女性,具有孕育状。在汉代画像石中就有高禖神形象,还与婴儿连在一起。辽宁地区红山文化遗址的女神陶像,就是生育之神。后来高禖有了很大的变化,如河南淮阳人祖庙供奉的伏羲,就是父权制下的高禖神。

在上巳节活动中,最主要的活动是祭祀高禖,即管理婚姻和生育之神。高禖,又称郊禖,因供于郊外而得名。禖同媒,禖又来自腜。最初的高禖,属女性,而且是成年女性,具有孕育状。女娲便是母系氏族时期的高禖神。事实上,远古时期一些裸体的妇女像有着非常发达的大腿和胸部,还有一个向前突出的肚子,这是生殖的象征。在汉代画像石中就有高禖神形象,还与婴儿连在一起。辽宁地区红山文化遗址的女神陶像,就是生育之神。后来高禖有了很大的变化,如河南淮阳人祖庙供奉的伏羲,就是父权制下的高禖神。同时还出现了性具崇拜,先女阴后男根崇拜。起初上巳节是一个巫教活动,通过祭高禖、祓禊和会男女等活动,除灾避邪,祈求生育。从这种意义上说,上巳节又是一个求偶节、求育节。汉代以后,上巳节虽然仍旧是全民求子的宗教节日,并且传说农历三月三是西王母的生日,但已经是贵族炫耀财富和游春娱乐的盛会。


《五礼通考》

蕙田案,月令,仲春之月,玄鸟至,以太牢祀髙禖,乃礼天子所御,带以弓韣,授以弓矢于髙禖之前,说者谓,祀髙禖以祈子,弓韣弓矢男子之祥也,诗大雅,克禋克祀,以弗无子,商颂,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,二诗推本稷契之生,由于祈祀髙禖而得,其日以玄鸟至,故云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,说者以为,稷母履大人迹而有身,契母吞鳦卵而有身,非也,然则高禖之礼上古有之,秦汉以后无常祀,每因皇嗣艰难,则立髙禖以祈嗣焉。

《通典》

周制,月令:「仲春,玄鸟至之日,以太牢祠于高禖。高辛氏之代,玄鸟遗卵,娀简吞之,生契,后王以为媒官嘉祥,而立其祠。又月令章句曰:「高,尊也。禖,祀也。吉事先见之象也。盖为人所以祈子孙之祀。玄鸟感阳而至,其来主为孚乳蕃滋,故重其至日,因以用事。契母简狄,盖以玄鸟至日有事高禖而生契焉。故诗云:『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。』」卢植曰:「玄鸟至时阴阳中,万物生,故于是以三牲请子于高禖之神。居明显之处,故谓之高。因其求子,故谓之禖。以为古者有媒氏之官,因以为神。」郑但言后王,不知起于何代。天子亲往,后妃帅九嫔御,乃礼天子所御,带以弓韣,授以弓矢于高禖之前。」天子所御,谓今有娠者。礼谓酌饮于高禖之庭。带以弓韣,求男之祥。
  汉武帝年二十九乃得太子,甚喜,始立为高禖之祠于城南,祭以特牲。晋博士束皙云:「汉武帝晚得太子,始为立高禖之祠。高禖者,人之先也。故立石为主,祀以太牢也。」
  后汉因之,祀于仲春之月。
  魏禖坛有石。青龙中造。许慎云:「山阳人以石为主。」
  晋以仲春之月高禖,祠于城南,祀以特牲。惠帝元康六年,高禖坛上石,中破。博士议:「礼无高禖置石之文,未知设造所由。既已毁破,可无改造。」束皙议以为:「石在坛上,盖主道也。礼,祭器弊则埋而置新,今宜埋而更造,不宜遂废。」后得高堂隆故事,诏更镌石,令如旧,置高禖坛上。埋破石入地一丈。按江东太庙北门内,道西有石处,如竹叶小屋覆之。宋文帝元嘉中,修庙所,得石。陆澄以为晋孝武时郊禖石。然则江左亦有此礼矣。或曰百姓祀其傍,或谓之落星也。
  北齐制高禖坛于南郊旁,广轮二十六尺,高九尺,四陛三壝。每岁玄鸟至之日,皇帝亲帅六宫,祀青帝于坛,以太昊配,而祀高禖之神以祈子。其仪:青帝北方南向,配帝东方西向,禖神坛下东陛之南,西向。礼用青珪束帛,牲共以一太牢祀日,皇帝衮冕,乘玉辂;皇后袆衣,乘重翟。皇帝初献,降自东陛,皇后亚献,降自西陛,并诣便座。夫人终献。上嫔献于禖神讫,帝及后并诣攒位,乃送神。皇帝皇后及群官皆拜,乃撤就燎。礼毕而还。
  隋亦以玄鸟至日,祀高禖于南郊坛,牲用一太牢。
  大唐月令,亦以仲春玄鸟至之日,以太牢祀于高禖,天子亲往。月令经文及注,不言有坛庙也。

《山海经·海外东经》

东方句芒,鸟身人面,乘两龙。”郭璞注:“木神也,方面素服。

《尚书大传·鸿范》

东方之极,自碣石东至日出扶木之野,帝太白皋、神句芒司之。

《墨子·明鬼下》

昔者郑穆公,当昼日中处乎庙,有神入门而左,鸟身,素服三绝,面状方正。郑穆公……曰:‘敢问神名?’曰:‘予为句芒’。

《淮南子·天文训》

东方,木也,其帝太白皋,其佐句芒,执规而治春。

《淮南子·时则训》

东方之极,自碣石山过朝鲜,贯大人之国,东至日出之次,扶木之地,青丘树木之野,大白皋、句芒之所司者,万二千里。

《吕氏春秋·孟春》

其帝大白皋,其神句芒。”高诱注:“太白皋,伏羲氏,以木德王天下之号,死祀于东方,为木德之帝。……句芒。少白皋氏之裔子曰重,佐木德之帝,死为木官之神。”而《左传·昭公二十九年》则说:“少白皋氏有四叔:曰重、曰该、曰修、曰熙。

《玉函山房辑佚书》辑《随巢子》

昔三苗大乱,天命殛之,夏后受命于元宫。有大神人面鸟身,降而福之。司禄益食而民不饥司金益富而国家安,司命易而民不夭,四方归之。禹乃克三苗而神民不违,辟土为王。”袁珂先生认为,此“人面鸟神”之神,当即句芒。

《世本·作篇》

句芒作罗。

你可能还喜欢...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aptcha Code